人掉进岩浆多久会死-妖纹278:凤族惨遭灭族。

桦树

点击上方合集标签,查看《妖纹》已更新剧集↑↑↑

遇见二叔

大家好,由于微信改版,好多宝宝后台回复,收不到更新。所以,大家一定记得,星标二叔,这样就不会延迟更新了。感谢宝宝们的支持!!

按照下图步骤,星标二叔,以防走丢↓↓↓

记得文末给叔点个“在看”哦!!

错过上集的宝宝们,点这里:

前情回顾:

我刚打算像之前一样,在凤谷对面的山上停下来。

就听到煜宸突然冷声道,“凤谷的结界被破坏了,不需要通报,我们直接进去。”

《妖纹》第278集

01

我心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穿过瀑布,迎面飘来的风中漂浮着浓烈的血腥味。

瀑布不断往下冲刷着,形成了一道天然的水墙,将血腥味困在这狭长的山谷中。

凤族的房子是像鸟巢一下建在悬崖上的,这里并没有大面积的平地。

闻到血腥味后,我慌忙的向四周看,一具尸体都没看到,但却看到了残留在山壁上的血痕和刀痕,许多鸟巢都被破坏了。

这些痕迹全部都在诉说着,这里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

还是……来晚了吗?

“云翎!”我大喊一声。

声音在山谷中回荡,却无人回应。

煜宸道,“分头找。”

我点头。

清浅说了句她也帮忙。

我们三个分别进入不同的鸟巢找人。

进入鸟巢的小院里,我才发现鸟巢里的情况比在外面看上去还要更加的惨烈。到处都是血,地上,墙上,打翻的家具上。

可以看出他们是受到了突然的袭击,或者说暗杀。

因为如果是正面攻击对抗,他们的家里不会出现这么多的血。

我连着找了四五家,每家都有打斗过的痕迹,但就是一具尸体都没有找到。

“好奇怪,”清浅找了几家后,对着我道,“姑姑,一个人都没有,流了这么多血,总不能是一个人都没死吧?他们的尸体呢?”

一个人都没死?

这句话给我提了醒,我猛然想起一个地方。

“煜宸,我知道云翎在哪了!”

02

说着话,我转身飞向对面的大山,循着记忆穿过瀑布,找到了那个山洞。

不出我所料,山洞的地面上也有血迹。地上的血一直延伸进山洞里面。

山洞很大,平时两旁的地上摆放的新鲜瓜果,此时都已经有些腐烂了。

跟着血痕往里走,就看到一尊大鼎,大鼎里堆满了珍奇异宝,黄金,钻石,宝石等等,满的要溢出来。

清浅跟在我后面进来,看到这么多宝石,她小声惊呼,“姑姑,这个山洞是凤族的保险库吗?”

煜宸扫了眼四周,“这是凤族涅槃的地方。”

“对。”我点头,继续往里走。

“凤族涅槃?”清浅看什么都好奇,惊讶的道,“那这里不应该是凤族的圣地吗?我老爹的私库是他的圣地,他可宝贝了,一天恨不能打扫八遍。凤族的圣地都没人打扫吗?这里好臭!”

清浅和煜宸的鼻子都比我的灵,他俩一进山洞就闻到了恶臭味,而我是又向山洞里走出一段距离,才闻到了清浅说的臭味。

那是肉腐烂散发出来的味道,越往里走,味道越浓,而且周围的温度也越高。

走了大概四五分钟,我们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洞穴。

洞穴只有靠近石壁的地方,留有一小段的石路。

路很窄,只能容一人同行。除了边缘的石路外,整个洞穴就是一个巨大的岩浆湖。

红色的岩浆咕嘟咕嘟的冒着水泡,蒸腾的热气往上升。

人站在这里,感觉眉毛都要被点燃了,空气里都飘荡着火星子。

边缘的石路上摆满了尸体,由于尸体太多,上下叠成了两层。

这些尸体全部都是凤凰的形态,漂亮的凤羽已经完全失去了色彩,死气沉沉的交叠在一起。

此时,岩浆湖中央飘着一块乳白色的大石头。石头上摆放着一个一人来高的黄金炼丹炉。

云翎跪在炼丹炉前面,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他浑身都是血,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身白衣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

他背对着我们,正用匕首割破自己的手腕,将血喂给怀里的女人。

喂完血后,他昂头看向炼丹炉,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等了片刻后,他自言自语,“还是不行,肯定是血太少了。”

他再次拿起匕首。

我看不下去了,冲过去,抓住他拿匕首的手,“云翎,她……”

我想说他怀里的女人死了,可看清女人的脸,我瞬间愣住。

03

是江离!

江离已经不知道死去多久了,皮肤呈死灰色,脸上出现尸斑。而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

“林夕,你来了。”云翎转头看向我,他的眼睛很黑,但却没有光泽,看向我的视线甚至不聚焦。整个人精神恍惚。

他的脸色也不比江离好多少,惨白如纸,要不是他还在跟我说话,我都要怀疑他也是一具尸体了。

他嗓音沙哑,“林夕,老板娘死了,她是鬼,魂飞魄散了。江离也出事了,但你别担心,我会救活她。”

我眼泪瞬间涌出。

我万万没想到,前不久见面还在斗嘴,说公平竞争的两个人,这么快就没了!在酒店的那次见面,竟成了我们的最后一面!

“你别难过,我能救她……”

“云翎,”我看着他,艰难的道,“她已经死了。你低头看看,她的身体已经成了白骨,你的血只是让她的头颅不至于化成白骨。云翎,她没救了。”

“她有,林夕,你要相信我,我可以……”

“你怎么救!”煜宸过来,打断云翎的话。

云翎着急的道,“我能救,只要她喝下我的血,她就能像凤族其他人一样涅槃。”

“既然凤族其他人都能涅槃,那你为何没有先救同族?!”

煜宸的话像一把刀,狠狠的插进了云翎的心里。云翎像受到雷击般,整个人都僵住。他的脸更白了,白到透明,好像他也会随时消失。可他的眼睛却红了起来,红到能滴血。

许久的沉默。

04

云翎眸光转动,看向我,他的目光恢复了清明,似是醒了,从他能复活所有人的妄想中醒了过来。

“我没事了。”

云翎把手从我的手中抽出去,又把江离放下,手轻轻抚上江离的脸,“下辈子去喜欢一个值得你喜欢的人。”

说完,他站起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随后迅猛的转身,扑向煜宸。

“你说对,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

煜宸侧身躲开云翎的攻击,云翎在身体与煜宸错过去的瞬间,改变了攻势,伸手抱住煜宸的腰,带着煜宸就往岩浆里跳。

云翎是凤凰,他法术是火属性,他不怕火。可煜宸不同。

眼看着两个人要掉进岩浆里的时候,煜宸运起灵力,带着云翎一起落到了山洞里面。

站在山洞里的清浅吓了一跳,她害怕被误伤,赶忙躲得远远的。

两个人落到山洞里后,云翎也不使用法力了,握起拳,全靠肉搏。

“煜宸,不,或许应该叫你哥哥更合适!看到我被逼成这样,你还满意么!”

煜宸没有还手,生生挨了云翎两拳。

他被打的后背重重的撞在石壁上,唇角有血溢出来。

虽没使用法术,但云翎的拳头也不轻,煜宸眼角很快就有淤青显露出来。

看到煜宸撞到石壁上后,云翎紧追着又过去。

煜宸依旧没有还手,但他也没有继续挨打。他伸手抓住云翎的拳头,冷声质问,“闹够了么!”

听声音是生气的,但他始终没对云翎出手。这幅模样还真有点像宠爱弟弟的好哥哥。

看着他俩这个样子,我不禁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已经把前世的记忆全部都想起来了?

“没够!”云翎双眸赤红,愤怒的吼道,“只是打了你两拳而已,远远不够!我的好哥哥,我可是想杀了你的!”

“我是煜宸,不是你哥哥!”煜宸抬手,将云翎甩出去。

05

云翎空中转变身形,又对着煜宸扑过来,“自欺欺人!你要是没想起来当年的事,你要是对我不心怀愧疚,你为什么不还手!”

话落,煜宸就还手了。

他俩都没有使用灵力,甚至连身法武功也都没用,就是最简单的你一拳我一脚,像两个普通人在打架,拳拳到肉,两个人很快就都一身青紫。

皮外伤对他俩来说是轻到不能再轻的伤了,所以我并没有阻止他们两个互殴,而且刚刚经历了灭族,云翎需要发泄,煜宸陪着他发泄出来,总比让他一个人沉浸在悲伤里要强。

打了许久。

云翎给了煜宸一拳,煜宸给了云翎一脚,然后两个人都被对方打的倒在了地上。

体力耗尽,云翎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昂头看着山洞顶部,泪珠沿着眼角滚落。

“我没法帮他们涅槃,”云翎声音沙哑,带着难以自已的哭腔,“我点不燃转生炉。煜宸,你帮帮我。”

他是真的绝望了,否则以他的脾性,绝说不出向煜宸求救的话来。

我心里泛酸,心疼的看着云翎。

煜宸坐起来,微喘着,看向云翎,“我不是凤凰,帮不到你。”

清浅凑过来,小声问我,“姑姑,他俩究竟什么关系?姑父又不是凤凰,这只凤凰为什么要叫姑父哥哥?”

我看清浅一眼,道,“公主,说起来惭愧,我虽然跟他俩都挺熟悉的,但你的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我也不知道!

煜宸是千尘的转世,云翎叫他哥哥,那被白子期看好的二儿子就是云翎的前世了?他叫煜宸哥哥,是按照前世的关系叫的。

我思绪正乱飞的时候,煜宸突然开口问云翎,“是天帝干的?”

啊?

我更凌乱了。

06

我们不是在找千尘太子吗?这件事跟天帝又有什么关系!

我突然觉得自己大脑不够使。为了不至于混乱,我甩了甩脑袋,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全甩飞了出去,然后全神贯注的听煜宸和云翎的对话。

云翎哑着嗓子道,“嗯。也不知道从哪听说我族跟古神有勾结,怕我族造反,就像当初灭掉龙族一样,袭击了这里。”

“既然是灭族,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云翎微怔,随后转头看向煜宸,声音冷下来,“你也遭遇了灭族,你为何还活着!”

“因为当时我是天帝的帮手。”煜宸一点没觉得这些话有什么不能说的,义正言辞的道,“是我带人灭的龙族,天帝自然放过了我。可你又是如何活下来的?”

“呵!”云翎冷笑一声,移开目光不再看煜宸,他讽刺道,“不管你是千尘,还是煜宸,你果然都是一样的冷血。”

煜宸没理他的讽刺,又问一遍,“我现在只想知道,天兵为何会放过你?这很重要!”

云翎不想说,他握紧拳头,狠狠的咬了咬牙。然后从地上翻起来,又对着煜宸扑了过去。

这次煜宸没有继续忍着。煜宸起身,如追捕猎物的猎豹一般,身体扑过去,直接将云翎按在了地上。

云翎躺在地上,双手手腕被煜宸抓着,用力的按在他头顶上方。煜宸单膝跪在云翎的双腿上,将云翎压制在身下,让他动弹不得。

云翎脸色惨白,眼睛却很红,还含着泪花。这种既视感,就特别像他被欺负了。加上煜宸和云翎都长得够帅,这画面竟还有点好看。

“我还是小孩子呢,”清浅用手捂住眼睛,手指张开缝隙,一对滴溜溜乱转的眼珠看向煜宸和云翎,“这种画面是我能看的吗?”

我惊讶的看清浅一眼,这还是个同道中人。

07

煜宸凉凉的斜清浅一眼,清浅吓得身体抖了下,不敢继续胡说八道了。

我站在一旁,端的是一本正经。可不能让煜宸知道我都脑补出了些什么画面,否则他非生撕了我!

“你给我松开!”

接连的打击,和不知道多久的不眠不休,不管是体力还是灵力,云翎都处于近乎耗尽的状态,他挣脱不开煜宸对他的压制。

他愤怒的大喊。由于情绪激动,眼中的泪又滚落了下来,看上去更可怜了。

煜宸冷冷的看着他,从上而下,“是不是想报仇?是不是想联合古神去报复天帝?云翎,别被人利用了!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想要再次搅乱三界,你别去做了别人手里的枪!”

“你怎么不说是谁唯恐天下不乱,你怎么不说是谁想利用我?”云翎勾唇,笑容冰冷,“不敢说是不是?我替你说!”

“那个人不是别人,是千尘,是前世的你……不,更准确的说,是你前世的心魔!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都是你的责任!”

“你心有不甘,滋养心魔,你任由心魔强大,杀神女炼神兵,你挑起古神与新神之间的战斗。然后有一天你后悔了,觉得人生无望,你一死了之,那你怎么没带着你的心魔同归于尽!现在你的心魔醒了,又凭什么让我来承受这一切!”

“煜宸,我以前就说过我不跟你争。不管是太子之位,神女,煜灵,还是林夕,我都放手了。我不停的退,退到最后是我的族人都因我而死!你还让我忍?让我不要报仇?跟我讲为了三界安稳?煜宸,你怎么不为了三界安稳,为了大家都好,带着你的心魔去死呢!你是本体,你彻底死了,他也就消失了!”

(未完待续)

二叔与您相约明天见!

内容来自桦树博客nonif.cn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桦树博客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