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婴和蓝湛第一次是在第几章-《忘羡篇:了愿》第50章 蓝湛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桦树

这一系列,是《陈情令》(魔道祖师)衍生文,也是我的脑洞文。

这部剧中,最揪心最遗憾的莫过于乱葬岗一别。魏婴要送蓝湛下山,可他却在伏魔洞门口顿足不前,许久才迈出第一步。那一刻,蓝湛的纠结让人心痛。理智与情感对撞,终归理智占了上风。

可是若有一天,他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十六年前……

文—皓月君。

图—电视剧《陈情令》截图、网络图(侵删)

【正文】

魏婴逗蓝湛,几乎成了每天的日常。

明明醒了,装睡,等蓝湛亲,亲够了,再变被动为主动,继续撩拨;

明明好好的,装晕,装没力气,装肚子疼,让蓝湛背,让蓝湛抱,让蓝湛给穿衣服;

明明好好坐着,听到蓝湛脚步声,就赶紧躲起来,让蓝湛找,或者干脆自己蹦出来,吓蓝湛一跳;

……

每一天,魏婴都沉浸在逗蓝湛的乐趣中,自得其乐,不可自拔。

每一次,蓝湛都顺着魏婴,亲他,背他,抱他,给他穿衣服,装作找不到,或者装作吓一跳。

这一世的魏婴,虽然当初在幻境中看到了蓝湛的一些经历,但是终究自己没有真正走过,感受深刻和痛苦的程度轻很多,再加上蓝湛极度地宠溺,让魏婴有时候纯真的像个孩子。

在这种无边界的包容之下,魏婴快忘记了“底线”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逗”。

他本以为看到的依然是蓝湛宠溺的微笑,没想到会看到蓝湛落泪,看到蓝湛失态,看到蓝湛生气,并放下他,离他而去。

这个始作俑者,在那一刻,才真正开始慌乱,慌乱不已,后悔不迭。

连跑带飞地追上去,终于看到了那个此刻走路脚步异常有力,像是想把地砸出一个个坑的白衣公子含光君。

魏婴陪着笑,对蓝湛说道:“蓝湛,好蓝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该这么逗你,害你伤心,害你担忧。你原谅我吧,好不好?二哥哥,羡羡真的知道错了……喂,蓝湛,你等等我!”

蓝湛整个胸膛都积满了怒火,双眼依然喷火式地正视前方。

他听不进去魏婴的话,此刻他不想理他,一点儿也不想。

这个人,“坏”到了骨子里。

魏婴在蓝湛旁边碎碎念,蓝湛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因为他想都能想得出来魏婴此刻的神态。魏婴越急,说得越无章法,蓝湛听得越心烦,这才想起避尘,于是,捏了个剑诀,御着避尘飞上了空。

魏婴身体如常,御剑回去应没有任何问题。再说,肖鹏和陈鹤还在后面,有他俩在,蓝湛也放心。

现在,蓝湛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静心。真想回到姑苏,泡在冷泉中,清静一会儿。可是,当下这种状态,他能回去吗?他又不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伴侣之间出了问题,还要回到娘家去躲一躲。

可是,真的好生气!

不行,不管了!

“我需要冷泉!”

蓝湛如是想着,便换了方向,直奔姑苏而去。

魏婴因为刚刚用过阴虎符,而且还下深水河跑了一圈,体力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时候的魏婴,是怎么也追不上蓝湛的。肉眼可见的,蓝湛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魏婴看不到,心情甚是低落。御剑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肖鹏和陈鹤就跟了上来。

肖鹏问:“竹石君,含光君呢?”

魏婴闷着声音道:“自己飞走了。”

肖鹏和陈鹤闻言,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震惊到无以复加。含光君,这个溺爱竹石君无下限的人,竟然能丢下竹石君自己一个人先走?怎么也想不到,这竟然是含光君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陈鹤小声问肖鹏:“发生什么了?”

肖鹏摇摇头,小声回答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竹石君装晕,把含光君吓一跳。”

陈鹤:“就因为这个?含光君真的生气了?”

肖鹏一边点头,一边道:“好像是。”

魏婴没心思管这两个弟子说什么,满脑子都是蓝湛落泪和生气的模样。随着时间推移,他越发后悔。突然捶着自己的头,生着自己的气,低声念道:“魏婴啊魏婴,你都做了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忘记蓝湛经历过的十六年的思念和痛苦?你忘记了幻境中看到的蓝湛问灵十三载了吗?你忘记了他弹琴弹到双手留学的场景了吗?……你是有多健忘,竟然用这种事去逗蓝湛!啊啊啊~~!我怎么这么混蛋!真是快被自己气死了!气死了!”

肖鹏和陈鹤刚出“含光君”生气的震惊中回过神了,这下又看到了竹石君敲着自己的头碎碎念,像是失去理智一般。他俩感觉飞到魏婴两侧,对魏婴道:“竹石君,你还好吧?”

魏婴垂头丧气地说道:“好着呢,好着呢。”

肖鹏小心翼翼地说:“竹石君,您可一定注意安全啊,别再捶了。您要是出了差错,含光君非得扒了我们的皮。”

魏婴道:“他都不理我了,哪有心思扒你们的皮。”

肖鹏笑道:“竹石君,哪有伴侣不吵架的!像你和含光君每日都这么和谐的实在太少了。生气了,哄哄就是了。含光君那么在意你,生气也是一时的,没准明天就好了。”

魏婴不语,他知道,这件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认识蓝湛这么久,都没见过这个样子的他。

总算落在了夷水滨,魏婴连颠带跑地一边喊着“蓝湛”,一边买进忘羡居,可是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魏婴出来看到温情,问道:“温情,蓝湛呢?”

温情一愣:“你们没在一起吗?他没回来啊?”

魏婴:“什么?没回来?他明明在我前面啊!他去哪儿了?不会路上遇到意外了吧?”

说着,魏婴转身就要回去找。随之落地的肖鹏,赶紧拦下他,道:“竹石君,别急。含光君若是在我们后面,我们回去找还有意义。可是,回来的时候他一直在咱们前面,如果他遇到什么问题,咱们在路上就会看到了。再说,含光君武力灵力都那么强,谁能伤得了他啊!含光君不会有事的。”

听罢,魏婴终于停下来。对啊,肖鹏说的有道理。

可是,蓝湛能去哪儿呢?

云深不知处!

除了那里,他也去不了哪里。他又不是我,不能像我一样去夷水滨后山吧。

魏婴对肖鹏道:“我去姑苏找蓝湛,蓝湛要是没去那里,回来的话,你告诉他一声。免得我们错过了。”

肖鹏闻言,继续拉着魏婴道:“竹石君,现在天色已暗,这里距姑苏还得一个多时辰,您明天再去吧。今天都已经奔波这么久了。”

魏婴道:“不行,我必须得去找他,我不放心。没事,我很好,不用担心。”

肖鹏闻言,转头对陈鹤道:“陈鹤,你留在这儿,含光君回来告诉他一声,我和竹石君一起去姑苏。”

魏婴见状,心中一暖。肖鹏今天也不轻松,但是他知道,他拒绝不了,所以对他笑了一下,两个人又御剑飞往姑苏。

到了姑苏,肖鹏对魏婴道:“竹石君,我就不跟着您去云深不知处了,我在这里找家客栈住一晚,明日一早我就回夷水滨。无论含光君在不在云深不知处,您都在那里停一晚吧,不能再去其他地方找了,您累坏了,含光君会更生气的。”

魏婴点点头,就朝着云深不知处前进了。

魏婴一边走,一边想:“肖鹏说得对,蓝湛生气是因为我装死,真的吓到他了。如果我再把自己折腾病了,蓝湛会更生气的。”这么想着,也就认同了肖鹏的建议。如果蓝湛没有在云深不知处,为了让蓝湛少心疼自己一些,也要照顾好自己。等蓝湛气消了,他还是那个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魏婴。

魏婴有蓝湛给他的通行玉令,在云深不知处来去自如。进去以后,径直去静室,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魏婴心道:“难道蓝湛没回这里?可是,除了这里,他还能去哪里呢?”

左右魏婴都不能再去他处寻了,在静室转了好几圈以后,便出去漫无目的地在小路上走着。突然,他想起一处:“冷泉”。对,蓝湛之前一有情绪波动,就愿意去冷泉泡着。他还碰到过两次。那一次被吸入寒潭遇到蓝翼前辈,就是一起泡冷泉的时候发生的。

想到这,魏婴脚步不由加快。快到冷泉时,魏婴便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心中一喜。走到近前一看,那个俊秀清雅、美如冠玉之人,不是他心心念念的蓝二哥哥,还能有谁。

魏婴脱下鞋,提着裤脚,就往冷泉里走,一边走,一边拍着胸口喊道:“蓝湛,蓝湛!你果然在这里。你不知道,我都快吓死了,以为找不到你了呢。”

蓝湛连看都没看他,自顾自地在冷泉里泡着。

但是,蓝湛的心里却是一惊。

按照时辰来算,魏婴应当是先回的夷水滨,才来的姑苏。难道他没有看到我转换方向?去夷水滨白白跑了一圈?今天一整天都没休息,他就是明日再来,我也不会丢。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赶来这里?真让人不省心。

魏婴像是读懂了蓝湛的心一般,忽略蓝湛对他的冷淡,继续说道:“蓝湛,你别担心,肖鹏陪着我一起来的,他在姑苏住下了,我自己上来的。我一点儿也不累,我得找到你,找不到你,我都睡不着觉。”说着,已经走到他身旁,弯膝坐下,与蓝湛并肩。

蓝湛:“……”

蓝湛心道:“来冷泉泡泡也好,他今天用了阴虎符,冷泉刚好可以疗养调理一下。”

蓝湛心有所动,但也只是“心”有所动。

表情、身体,没有任何一处随着心在动。

所以,在魏婴眼里,蓝湛依然在对他视而不见。

——未完待续——

我手写我心。

作者:皓月君。工科出身,进过大集团,入过小企业。最讨厌“一眼看到老”之模式,最喜欢探索人生之“未知”。文字灵动,可容天纳地,也可道尽沧桑。愿这里,能让大家在笑与泪中,得些感悟与启发。

原创不易,剽窃必究。

桦树博客下载各大网赚资源https://www.nonif.cn/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桦树博客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