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婴和蓝湛第一次是在第几章-忘羡之不落的星01:蓝湛一把抱住魏婴,魏婴却让他放开

桦树

注:依旧是短篇,时间线为魏无羡从乱葬岗回来以后,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过程可以虐,但结局必须是完美。)

承蒙大家的喜欢,谢谢谢谢。

那时候乱葬岗的空气总是一片混沌的,好像稍稍吸上一口气,浑浊就进了肺部,魏无羡时常昏昏沉沉的,却又不能睡,也是不敢睡。

日子好像一眼望不到尽头,眼前却总是浮现出各种人的脸,后来真真切切地见到了,却又不敢对视了。想了三个月的那道浅浅的目光,魏无羡躲开了。

蓝忘机一袭白衣,站在魏无羡面前,整个人看上去竟有好些不知所措,蓝家二公子,做事从容淡定,冷静沉着,何曾露出过诸如此类的一面。

江澄站在一旁看,心知从前两人不对待,可在这几日寻找魏无羡的途中,他总有一种错觉,好像蓝忘机比他还要着急。只是他想不出一个理由来解释蓝忘机此时的反应。

江澄只好上前打破僵持住的氛围:“蓝二公子,你要是没有话说,人我就带走了。”

魏无羡站在原地,余光里有蓝忘机欲言又止的模样。但他偏不看向蓝忘机,略过蓝忘机看向江澄,扯着嘴角笑一下:“好啊,好久没吃到师姐的莲藕排骨汤了,想死我了。”

少年的眸子里原本含着春水,不用吹风就能荡起水波。可是现在,蓝忘机看到的那双眸子,尖锐、犀利、里面好像藏着一片冬季的湖,结了一层很厚的冰。他在笑,眼里的冰却越来越厚。

蓝忘机攥紧了手里的避尘,终于开了口:“魏婴,你看我。”

魏无羡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随即又笑开了,转而看向蓝忘机,不仅看了,还朝蓝忘机走近了些:“蓝湛,如果你是想劝我的话,还是免了吧。”

蓝忘机定定地看着魏无羡,那双眼睛清澈透亮,琉璃色的眸子一尘不染,魏无羡从中看见了自己的面庞。

三个月了。三个月的时间,魏无羡没再瞧瞧自己变成了何种模样,再一次见到,是在蓝忘机的眸子里。眸子里的情绪很复杂,是疑惑不解、隐约愤怒、不知所措……还有,心疼?

心疼么……魏无羡笑了笑,他一定是疯了,那双眸子里的倒影他自己都不愿多看一眼,蓝忘机怎么会心疼,应当是嫌弃才是。

魏无羡的心跟着颤了颤,有些站不住了,还是故作镇定地站在原地,等着蓝忘机的下文。

“魏婴。”蓝忘机却没有下文,只叫魏无羡的名字,语气不稳,好像随着魏无羡的心一起,微微颤了颤。

魏无羡把那管黑笛放在背后,握得很紧,它是他的救赎,却也是羁绊,他不能舍了他,但要怎么面对蓝忘机?蓝家的二公子,向来黑白分明,孰是孰非了然于心。

魏无羡移开视线,垂下眼帘,正欲开口,没想到下一秒被面前站着的人用力地抱住了。

从来没有人这么用力地抱过他。

江澄皱了一下眉头,此情此景算怎么一回事?蓝二公子的心思猜不过,江澄觉得自己此刻站在这里,有点多余。

江澄背过身,站到门外去等。

蓝忘机把头埋在魏无羡的脖颈处,从小到大,他没有做过这么亲昵的动作,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刚看见魏无羡的那一刻,他就想这么干了。

可是,魏无羡不再看他了。

魏无羡愣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他能感觉到,蓝忘机的身体在微微发颤。这么近的距离,蓝忘机身上的檀香味能闻得一清二楚。

魏无羡攥着黑笛的那只手不再用力了,缓缓下垂,放在了自己的身一侧。但他并没有回应蓝忘机,只是任他这么抱着。

“蓝湛。”魏无羡张了张嘴,轻声地喊了这个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会是一根刺,叫他心中隐隐作痛。

魏无羡的眼底尽是迷茫,惊讶,难以置信,除此之外,还有好些委屈。委屈是种柔软的感情,把开始的冷锐冲洗了个干干净净。

差一点魏无羡就要说了——蓝湛,你带我回云深不知处吧,我好累,真的好累。

那时魏无羡还没来得及回过神的时候,檀香味差点让他忘乎所以。怎么?能受得了乱葬岗的怨气,这点香气都受不了。

魏无羡的眼里有雾水,他艰难地说了后半句话:“你......放开我。”

桦树博客下载各大网赚资源https://www.nonif.cn/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桦树博客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