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菜的拼音-这几朵野花,让摘菜成了我的短途旅行

桦树

刚刚下过几天暴雨,沟渠里还有积水,

我在篱笆外边站着,脚下有一片紫色的小野花,长到了膝盖那么高。

这花我熟悉,小时候偶尔下田里玩,遇到就摘下来插到玻璃瓶里。

马兰草的花,我家乡的叫法是“孩儿菊”(发音)。

确实是菊科的植物,有很多别名:马郎头,田边菊,寒荞等。

马兰头在春天里发芽,到了夏天就会开出小清新的花,颜色比野菊花浅淡,味道也是淡淡的。

我一边随手摘下花朵下面的茎,一边叫道,

妈妈,这里有花。

妈妈说,哦,我除草时看到了,留下来收点种子。

装了一篮子丝瓜和韭菜,又薅了一堆红薯藤。嫩茎清炒一盘,就是夏天傍晚的味道。

等妈妈把种子收集起来,跟她要一点,撒在阳台的花盆里。

春天吃新鲜的马兰头,夏天看随风起舞的小野花。

想想还要好久才能实现,

但是沉浸在想象中也是很好啊。

回到家的时候,花朵已经蔫了。

不过没关系,加点水又会焕发精神,甚至还能养出根来(养马兰草的小花,我有经验)。

马兰头在春天是可以排得上名次的野菜,

不止马兰头,还有荠菜头,香椿头,枸杞头,苜蓿头,豌豆头,小蒜头,加上菊花脑,

简称“七头一脑”,是春回江南时最受欢迎的野菜。

饭店里供应最多的应该是马兰头了。

清炒马兰头,马兰炒香干,凉拌马兰头,马兰头烧汤,都是家常吃法。

叶正亭在《吃在苏州》中,写到一道香干马兰头的做法,“除了用到香豆腐干末外,还用了松仁、干贝末等,吃口更丰富。”

食物是大自然的滋味,停下来欣赏一朵野花,也是一种品尝。

认真算起来,出门远行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不得不宅在家里的时候,篱边的一朵野花,窗前的一只飞鸟,把我的琐碎庸常变得美好起来。

顶着烈日去摘菜,瞬间变成一场短途旅行,

或者,也是长途的,

神游。

RECOMMEND

百度搜索桦树博客https://www.nonif.cn/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桦树博客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1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