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统生涯-地下党开会消息遭泄露,军统女特务咬破舌头营救,建国后得到回报

桦树

1940年,地下党康乃尔正在重庆的一个茶馆开会,军统特工侦查后得知,准备前往抓捕。就在这个时候,王化琴作为知情人已经被限制了活动。

为了尽快将消息报告给中共地下党,她急中生智咬破舌头,机智传达信息,最终我党人员得以逃脱,而她却成为了军统的怀疑目标。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居然会舍命营救地下党员?建国之后,她又得到了什么回报呢?

稀里糊涂开始的军统生涯

其实在很久以前,王化琴就是一位进步青年,他们在党组织的帮助下,从成都出发,在1937年8月中旬来到了革命圣地延安。

来到延安的王化琴看到周遭的一切都非常亲切,不久之后,她们被安排到了抗大瓦窑堡学习,还和共产党员陈云洁成为了姐妹。

来到抗大的第一课就是挖窑洞。对于我党来说,不管你是富家小姐还是地头贫农,来到这里都要一视同仁,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

王化琴和同学们挥动着锄头,满头大汗,她们一边唱歌一边干活,就算手上磨出了血泡依旧干劲十足。

很快她们在延安的学习就结束了。毕业之后,阎锡山向中共提出请求派一批政工人员到国民党第二战区搞宣传活动。就这样,王化琴和陈云洁来到了孙连仲的二十七师担任政治教官。

王化琴到部队之后,一心扑在工作上,把在延安所学全部运用到了实际工作中,甚至还组建了宣传队,经常在部队里演出,以此来激发战士们的抗日热情。

1938年,日军为了拿下华北和华中战场,决定采取南北对进的方针,对徐州发起进攻。

3月份,孙连仲奉命守卫徐州,参加台儿庄战役。而在行军路上,王化琴切实体会到了民族危亡之际的惨状。激发了她的抗战热情,在宣传抗日活动中也更用心更细致。

台儿庄战役之后,日军继续夹击徐州,我方为保存实力开始撤离徐州。

王化琴和陈云洁也始终跟着部队行军,从来没有因为她们是女孩子就有所懈怠。

王化琴从来没有徒步走过这么长的路,每天走七八十里,这让她一时有些适应不了。

其实,相比其他人的家庭,王化琴的家庭算得上是非常富裕了。

王化琴出生于一个大地主家,而他的父亲曾经是四川军阀刘湘的军需官。在当地,他有良田千亩,多项产业。

刘湘

因此,即便王化琴家中有7个孩子,但也不愁吃不愁穿。父亲王连山非常重视他们的学业,王化琴也非常争气,学习成绩优异,精通四国语言,甚至还留学国外。

1935年,王化琴远赴早稻田大学学习,一学期之后,就又考入了东京帝国大学外国文学系。

留学期间,是王化琴思想变化的一个重要时期,新思想的冲击,让这位年轻姑娘对改变中国命运充满了信心。因此在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她毅然决然地加入了抗日阵营中。

从成都到延安,再从延安到徐州,都留下了她坚定的足迹。

但在行军的路上因为不适应,与部队走散,只能跟随百姓准备返回延安。

她们一路从山东经过江苏,再从安徽走到河南,凭着两条腿终于走了一个多月,到达西安。因为人生地不熟她们也没能找到八路军办事处,没有吃的喝的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两人只能流落街头。

就在走投无路之时,她们看到了一则招生广告,“战干团”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的简称,是抗战时期国民党开办的一个大型军事、政治训练机构。

参加的前三个月就要进行入伍训练,当然在受训期间,是必须要参加三青团和国民党的。

一个月之后,国民党军统局一个少将到这里视察的时候,看到这里居然有两个女大学生。便找到她们,交谈后才发现,她们是来报国的,于是便介绍她们去到了重庆抗日大本营去了。

在少将的介绍下,她们准备明天坐飞机去重庆。因为王化琴是四川人,当然愿意回到重庆,但陈云洁是山西人,定然也是不愿意离家太远的。姐妹俩人没想到分别的时刻来得这样快,却只能接受现实挥手告别。

第二天,王化琴被送到了机场,很快她乘坐一架军用飞机去往了重庆。

这一回去,王化琴本以为会给革命贡献出一份力量,但没想到的是,此行却成为了她一生的污点。

至此,王化琴开始了她的军统生涯,在军统局从事日语密码研究工作。初到军统,军统局就规定她两年内不准通信,三年内不准探亲。

之后被派往自贡、成都邮电检查所任所长,负责检查中共秘密党员和进步人士的信件、报纸等。

在军统的这些日子,王化琴在工作上都游刃有余,但在1940年,为了营救一名地下党员,她却成为了军统的怀疑对象。那么,王化琴和共产党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她是不是中共的特工呢?

女特工咬破舌头营救地下党员

1940年3月13日,成都抢米事件发生之后,国民党顽固派开始策划迫害共产党人。这年5月,中共秘密组织联络员康乃尔等人决定在下午六点一个茶馆开会。

无意间被国民党特务得知,准备开始秘密逮捕。而王化琴得知康乃尔成为了他们的目标,心急如焚,立即想方设法展开营救。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王化琴为何会舍命营救他呢?

其实王化琴和康乃尔算是发小,两人的父亲也是结拜兄弟,所以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因为王化琴的父亲比较繁忙,于是便托付康乃尔的父亲照顾女儿,而王连山则承担康家两兄弟从初中到大学的全部费用。

所以,王化琴和康家两兄弟有着深厚的感情。

初中毕业之后,王化琴考入上海正风高中,于是王连山又托付正在上海暨南大学读书的康乃尔照顾女儿。在上海毕业之后,王化琴去到日本留学,当她回到中国时,康乃尔也已经回到了成都,暗地从事党的秘密工作,以教书为掩护。

王化琴在成都和康乃尔重逢,也在他的影响下宣传起了抗日思想。

然而,当她成为军统特工之后,也并不知道康乃尔是党员,仍旧没有中断联系。所以当她得知康乃尔是军统逮捕的对象之后也立即决定出手营救。

康乃尔从小成绩优异,从四川大学毕业之后,接连领导了反饥饿运动、“三一三”抢米事件、凤凰山飞机场事件。

国民党看康乃尔是个刺儿头,决定组织爱国学生募捐飞机场,造谣说康乃尔贪污了5000公斤的稻草款,借此来打压他。但康乃尔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轻易打倒的。情急之下,四川省政府秘书长邓明阶点名道姓一定要抓到康乃尔。

军统局纪律严格,有着不准外出的纪律。眼看特工已经开始行动了,她也心急如焚,如果康乃尔被抓回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就在这时,王化琴想到了一个办法,咬破舌头来装吐血,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没想到,军统局的人被王化琴骗到,立即把她送去了医院治疗,身边还派了两个女特工跟随。

到了医院之后,王化琴借口上厕所,立即赶往茶馆。到达目的地之后,他看到康乃尔正在二楼打牌于是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起来说我来打。

说着便递了个眼神,康乃尔立马心领神会,迅速从后门溜走。很快国民党赶到时却看到王化琴在这里打牌,立即将她扣留了下来。

康乃尔逃脱国民党追捕之后,伪装成叫花子来到了延安。

王化琴营救康乃尔,也让国民党起了疑心,显而易见王化琴定然和康乃尔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他们立即组成了一个调查组,所幸调查组长是当初介绍她加入军统的少将专员。

如果王化琴有事,那他也脱不了干系,所以少将也全力为王化琴开脱,还上交了一份报告,说王化琴没有任何疑点。

尽管有少将证明王化琴没有什么可疑的,但她还是受到了6个多月的禁闭处罚。

康乃尔逃跑之后,弟弟康克明和组织失去了联系,王连山收留了他,并安排他当管账先生,帮助王家收租算账。

建国后,王化琴收到回报

1947年,毛人凤担任军统局局长,王化琴被调离本部,在军统局多年,王化琴看透了其中的尔虞我诈,于是决定辞职不再从事这一行业。之后他王化琴辞职去到了泸州,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开始了她新的生活。

在工作中,她结识了自己后来的丈夫陆长明,确定恋爱关系之后,两人决定结婚,王连山也为女儿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很快,王化琴就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没想到没几天夭折。第二年,终于迎来了一个健康的宝宝。

不久之后,丈夫辞去工作带着妻儿回到了广元继续开展教育工作。解放之后,两人继续从事着教师工作,为国家培养人才。此时的他们家庭美满,儿女双全,也是他们最幸福的一段时间。

从1951年开始,王化琴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王化琴的父亲王连山因为是大地主被镇压,而王化琴因为有着军统特务的历史也被逮捕,并判处死刑。然而就在被押往刑场的路上,一个人拿着一封书信大喊:枪下留人。

而这封信正是康乃尔写的,当时的康乃尔已经担任了四川省副省长,当他得知王化琴即将要被枪决,立即写信,将王化琴营救自己一事公之于众。

多年后,曾任昭化县副县长的陈守荣也回忆起了这一事,当时康乃尔邀请他来家中做客,拿出两封信件叫他转交给县长,并向他透露了信件的内容,说王化琴虽然参加过特务组织,但有进步倾向。

还说当他得知国民党要逮捕一批共产党员时,冒着生命危险将消息传递给了他,营救了他和许多同志。所以希望县长能根据这一事实,宽大处理王化琴。

尽管王化琴终于保住了一条命,但也被判处管制三年。而王化琴出狱之后,也主动找到他询问当时的情况。当她得知具体的经过之后,也就不再问什么了。

虽然王化琴经历过风波,生活逐渐稳定了下来,但家庭已经支离破碎。组织上亲自找到陆长明谈话,要他和王化琴划清界限。陆长明自然是舍不得妻子,但因为组织上的压力只能选择离婚。

1961年,王化琴在之后也找到了另一半,这个人出生于贫农,是一个文盲。从一位教师沦落到农民,落差之大让王化琴无法接受。现实如此,她只能硬着头皮下地劳作,穿着破旧的衣服过活。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82年,王化琴沉冤得雪,激动不已的她说道:“这下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做人了。”

从那之后,王化琴重新上任,成为了一名英语教师,不再为生活发愁。虽然在这之前经历了多年的风雨,但她的学识丝毫未减,英语水平不减当年,还能看懂《红与黑》这样的英文书籍,流畅地和外国人对话。

据说,晚年的她去到了黄泽寺游览,碰到一群外国人,她还主动上前去打招呼,他们想不到这个70岁的老太太竟然能说出如此流畅的英语,甚至还能和他们交流,对王化琴连连称赞。

王化琴

王化琴晚年喜欢读书看报,偶尔还会教两岁的孙子学字,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1984年春节,王化琴的身体状况逐渐下降,吃饭的时候经常呕吐,送往医院之后,被确诊为食道癌。刚开始家里人担心她知道以后心情太沮丧还瞒着她。

但当他得知自己的病情之后,却没有什么压力,反而大方地谈起了生死,他说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不值得大惊小怪。”还说道:“红楼梦中妙玉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不管你多么富有,你的归宿仍然是一座坟!”

而在她临终的前三天,神志不清的王化琴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但在嘴里仍然断断续续地说道:“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淖污陷渠沟。”

1985年3月16日晚上9时,王化琴逝世。四川广元市利州区宝轮镇老关山公墓右侧的小路旁,便是王化琴的坟墓。这块墓地没有墓碑,没有墓志铭,也没有生卒年月,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被掩映在茅草丛中毫不起眼,充满了孤寂和凄凉。

桦树博客会员永久下载各类资源https://www.nonif.cn/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桦树博客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