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带缘分的42种梦境-出道10年初心不改:这个乐队到底有多“佛”

桦树

提起好妹妹乐队,总有人不解:不是妹妹吗,怎么是俩壮汉?

其实这个名字的由来是为了纪念他们首次翻唱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这样的笑话闹多了,他们便自嘲为“中国首例由男子组成的女子乐队”。

2020年是好妹妹乐队出道的第10周年。

这两个看似二十多岁的文青少年,其实都已过而立。

在国内一大批优秀的民谣歌手面前,好妹妹乐队依旧脱颖而出。

在十年间,用他们简单真挚的音乐风格,诉说着独一无二的情怀。

好妹妹乐队的音乐之路一波三折。

2010年,正逢赶上快男热潮。

两人兴冲冲以“好妹妹二重唱”为乐队名报了名,无奈当时的评审认为他们“曲风单一”“缺乏爆发力”,最终两人在海选阶段遗憾落选。

这颗新星来不及发光,就提前坠落了。

但他们对未来仍旧乐观,“让好妹妹二重唱成为历史,我们改名叫好妹妹乐队!”

2000块资金,自己创作、策划、录音、设计,他们就这样做出了第一张专辑《春生》。

独立音乐人不是那么好当的,张小厚回忆:

“那段时间每一分钟就像在打仗,吃饭在写歌,坐车在写歌,还有一首歌是在厕所里完成的。”

“那会儿特穷,40多度的天,房间里没有空调,随便动动就出汗。”

在这种情况下,《春生》却创造了民谣专辑网络销售的奇迹。荣获豆瓣年度民谣专辑、金榕树奖最佳民谣专辑。

你飞到城市另一边

你飞了好远好远

飞过了灰色的地平线

时光流逝多少年

花落人散两分别

《春生》这张专辑里,从《冬》,到《相思赋予谁》《你飞到城市另一边》……

歌曲里很少见到层次堆砌的晦涩辞藻。

他们用平易近人的语气,娓娓道出生活中的不同心情。

秦昊的声线低沉醇厚。

高晓松说:秦昊的嗓子带着旧时代的气息。

张小厚的音色则暖糯柔和,中和了搭档歌声中的一丝疏离。

两人的嗓音的结合就像在午后一个安静的下午,什么也不干,只是静静躺在摇椅里听老旧的收音机。

旧时光的印记是他们歌曲的底色,而让人难以忘怀的或许是他们歌曲中恰到好处的悲伤情绪。

这种隐藏的悲伤情绪,有孤独、不甘、留恋和温度,恰恰像在城市里打拼的你我他。

许多人来来去去

相聚又别离

也有人喝醉哭泣

在一个人的北京

有过梦想和故事的人,都能从好妹妹乐队的歌声中找到共鸣。

昨天的你,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像在《昨天的你现在的未来》中唱的命运无常,当年住地下室吃泡面的秦昊和张小厚没想到他们在第一张专辑后竟然一下子火了。

三年内,他们推出专辑《南北》《送你一朵山茶花》《说时依旧》《西窗》。

越来越多的人听到了好妹妹的歌声,成为了他们的粉丝之一。

何炅邀约好妹妹献唱电影《栀子花开》主题曲;

相声演员张云雷也开始在各大场合频频翻唱他们的《相思赋予谁》。

随着热度的提升,2015年,好妹妹作为中国第一个独立音乐人乐队站上了北京工人体育场的舞台。

特别的是,这场演唱会是以众筹形式开办的,虽然门票仅为99元,但在48小时内演唱会门票就销量破万。

也许是青年时历经的挫折,那些在年少时就历经过的考验,使他们早早完成了对自我的定位和对成功的认识。

《中国好声音》节目组连续几年邀请两人参加比赛,但都得到了谢绝的回复。

“并不是节目不好,而是我们不适合。”

“路有很多条,不一定别人说哪条很好,你就要去走。”

在满是选择和诱惑的娱乐圈,他们对自我和组合都始终怀有一份清醒。

虽然在音乐和生活中都有着超高的默契,但好妹妹乐队里的两人并不是“发小”关系。

彼时,在微博还未诞生前,人人网的前身校内网曾是热爱生活的文青们打卡聚集地。

在吉林学动画的秦昊和在浙江理工大学学建筑的张小厚就是在那里相遇的。

秦昊回忆说:“大概是在2007年,小厚先过来踩我的空间,留下了访客印记,然后我去回了留言。”

一来二去,两人因为对音乐的共同喜爱而熟识,但很快,毕业将他们带到了人生的交叉路口。

在现实面前,梦想也只好让步。

“乖孩子”张小厚在北京做过地产评估助理,在无锡设计院做过工程造价。

秦昊选择了对口职业,在西安当过插画师,中途考研失败后还在北京当过美术老师。

奔波几年,心里却仿佛少了点什么。

没有音乐的日子,生活也好像失去了色彩。

于是2010年,两人双双辞职。

秦昊前往无锡,找寻这位难得的知己。

回想起当初的组队经历,两人用了五个词来形容:误打误撞、计划外、走一步看一步、随波逐流、缘分。

相似的脾性、共同的爱好让他们成为知己。但最终组成乐队成为“战友”,想必最重要的还是“缘分”。

出道至今,他们一直保留着一份自由与真实。

前期,他们走的还是怀念青春风格——

《不说再见》里唱的是毕业临别前回忆起的青春时光:

再见了相互嫌弃的老同学

再见了来不及说出的谢谢

《相思赋予谁》唱的是追忆似水年华的凄凉和感伤:

年华偶然谁弹碎

应是佳人春梦里

《你曾是少年》唱的是那些被丢失、深藏的童年点滴:

你有深潭的眼眸

你有固执的臂弯

我也记得你的誓言

你曾是个少年

到如今开始加入对社会的反思、人生的思考——《如期》里表达了一种人世间最痛苦的离别。

歌名是如期,唱的却是未能归期:

当时光逐渐搁浅了记忆

谁还在盼着远方的汽笛

浮沉着悲欢的船

停泊在离人梦境里

《归乡》以古风笔墨浅吟江南,表达深切的思乡之情:

西窗的雨

归来的你

醉在故乡斜月里

南来的风

东去的水

浮云伴着游子归

《最美的忧愁》感慨时间变换中的物是人非,鼓励人们勇敢向前走:

人生短短各有各的梦

人海茫茫何必问重逢

但我会记得你的忧愁

那是我最美丽的梦

随着知名度越来越高,很多人对他们产生了质疑:“好妹妹乐队的歌并没有难度,似乎都是一些口水歌。”

他们的伴奏基本是吉他、口琴、最多加一点钢琴,标志着节奏的鼓点很少出现。

他们的唱法也很简单,转音、假声基本没有,大部分都是两人用男中音淡淡诉说歌里的故事。

但民谣的特点本就安静和简单。

更何况对于好妹妹二人而言,“轻松”“没有负担”是极其重要的处世原则,“坚持不了就不要硬来”是面对困难的不二法门。

即便走的民谣文青路线,他们却从没有自恃清高,反而自称“十八线艺人”,各种段子手到擒来,从微博、到“你妹电台”“你好妹妹”,二人极度欢脱又奇招百出,段子手气质尽显无疑。

也会有人质疑好妹妹乐队的曲风变了,但其实,十年风云巨变,当初听歌的人已不复当年模样,更何况是唱歌的人呢?

好在懂得他们、始终追随他们的粉丝一直存在。

好妹妹乐队,就像在浮躁城市中的一杯“凉白开”,真实接地气、平淡又温暖;就像一阵轻柔的风忽然向你吹来,安静又惬意。

出道10年,他们还是当初的秦昊与张小厚:唱爱唱的歌,做爱做的事。

他们绝不会引领你走向大喜大悲的世界,却一定会在某个清晨、某个午间、某天夜里令你不禁停驻、不禁动容。

他们自带旧时代印记,却永不过时。

此信息出自桦树博客www.nonif.cn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桦树博客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