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婴和蓝湛第一次是在第几章-【陈情令】前世今生89.蓝湛领魏婴夜晚偷村民番薯

桦树

魏婴、蓝湛二人一无所获地出了破庙,在食人村头瞎游逛,希望能遇到这里的村民,问他们有关折扇的事。二人真不希望此次下山毫收获,空手而归。

“阿翁,阿翁,快回来吃饭了。”正当两人一筹莫展时,突见一户农家门前,一位约莫十六七岁的姑娘站在门口,对着山那边大声呼喊着她的家人,山谷里久久回荡着她的声音。

“这位姑娘,劳烦你看一下你之前有没有见过这把折扇?”魏婴蓝湛走到那户农家门口,魏婴问姑娘。

姑娘看了看魏婴手中的折扇,神色平淡道:“我们这里用扇子的人可多啦,几乎每家都有。天热的时候扇风,平时生柴火时扇火。”

“你再仔细看看.”魏婴有些不甘心。

“姑娘接过折扇,仔细端详一番道:“没什么特别的。”

“比如上面的字,你有没有印象?”魏婴提醒道。

“与世株伦”姑娘念道,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与世殊伦,是殊。”魏婴纠正道。

“多了,记不清,我们用的扇子也都印有字,不是天赐良缘,就是什么镜花水月之类的 ,总之都是四个字的。”

询问无果,魏婴蓝湛只好离开,此时太阳已从西边落下,两人走着走着,天色越来越暗 。魏婴已有些许疲惫,迈着沉重的步子对蓝湛道:“怎么办啊,蓝湛,这里离芙蓉镇,凤凰城都有一段距离,天已经黑了,我们去哪里落脚?”

“我刚才注意到了,来到路上有一个山洞,可以在洞里将就一晚。”蓝湛平静道。

“啊,要住山洞啊,可是吃的怎么解决 ,这里没河没湖的,又不能抓鱼。”魏婴道。

“山人自有妙计。”蓝湛脸上洋溢着一丝狡黠。

两人进入山洞,魏婴先生柴火,又同蓝湛找了些芦苇来铺在地上。魏婴摁了摁地上铺得厚厚的芦苇道:“想不到我们衔着金汤勺出生的含光君今夜也和恶犬口下夺食的魏无羡在这洞中过夜了,真是很难得啊。”

“又不是没有过……”蓝湛冷不丁回了一句。

“哦呵呵,玄武洞那次是吧?”魏婴这才想起来。

玄武洞那次,两人第一次共渡夜晚,而且当时两人都已受伤,是他们相互帮助,相互鼓励支撑渡过那个漫长之夜。要不是蓝湛提起,魏婴还真记不得了,看来还是蓝湛记性好,和魏婴经历过的事他都记得。

柴火烧得很旺,红色的火焰映照着蓝湛的脸,红扑扑的美极了,魏婴双手托着下罢盯着蓝湛已经入神。

蓝湛往火堆里又添了两根干木柴,拿起避尘朝魏婴道:“走…~”

“去哪里?”魏婴疑惑问道,听话地跟在蓝湛后面。

蓝湛领着魏婴跨过几块空地,来到一道土坎旁。魏婴依稀看到土坎壁有几个用木条封闭着的土洞。

蓝湛拔出避尘,不管三七二十一撬开木条。顷刻间一堆番薯噼里啪啦滚了出来。

“一,二,三……魏婴够了吗?”蓝湛一边数着数,一边把滚出来的番薯往乾坤袋里塞。

魏婴看傻了眼,没想到一向守规矩的含光君竟然偷人家番薯:“蓝湛,你在干什么呢?这些番薯都是有主的,你这是偷啊。”

蓝湛没有理会魏婴,只顾着塞番薯,等他觉得乾坤袋里的番薯够他和魏婴两个人的伙食了,就又把木条装回去。

“蓝湛,看你这么熟练,应该不是第一次吧?”魏婴今夜真是大开眼界了。

“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魏婴,这不是鬼鬼祟祟的偷,这叫光明正大的偷。”

魏婴被蓝湛的话逗得噗呲一笑:“蓝湛,鬼鬼祟祟的偷和光明正大的偷到底有何区别,不都是偷吗?”

“……”蓝湛不语,只是扛着半袋番薯往山洞走去。

快到山洞时,见洞口冒着青烟,一股浓浓的焦味弥漫在山洞周围。

“蓝湛,这烟味怎么这么重?”魏婴问道。

“……?”蓝湛也一脸疑惑。疾步行至洞口,见洞口已被一堆木柴封住,透过缝隙往里看,整个洞里篝火熊熊,他们捡的木柴和铺地的芦苇全在燃烧。“洞中着火了,魏婴。”蓝湛急道 。

“是什么人干的,简直太可恶了,他是想把洞口封牢,让我们烧死在里面。”魏婴气愤道。

“嗖,”正在此时一个黑影略过,蓝湛连忙抽出避尘刺向黑影。无奈蓝湛魏婴在明处,那人在暗处,他早有防备,避尘只划破他的衣角……

“又让他给跑了,”魏婴跺着脚怒道。

(未完待续)

各类网赚资源尽在桦树博客https://nonif.cn/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桦树博客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